云南怒江畔 | 中国国家地理网

山东青苑纸业有限责任公司

2018-02-08

在当下人口密集和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要发现一种新的哺乳类动物,并非易事。所以当一种新的金丝猴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森林里被发现之后,很快成为社会的热点事件。几位摄影师为我们带回了这种金丝猴的首批野外清晰影像,同期,有一只幼年金丝猴在保护区内被救助,这个新发现物种的神秘面纱正在逐渐被揭开。中国境内的川金丝猴、滇金丝猴、黔金丝猴,加上分布在越南的越南金丝猴,世界上原本记录在案的金丝猴共有4种。但是从2010年以来,在中缅边境一带一种毛色全黑的金丝猴新种逐渐被人们发现。摄影/左凌仁“猴子,猴子来了!”在云南怒江州泸水县片马镇后山的野外考察营地中,正在烤火休息的空当,坐在篝火对面的护林员然货压低声音、很郑重地提示我们。由于之前他谎报的先例,所以我们毫不在意,没有搭理他。看到我们无动于衷的样子,他着急起来,又低声重复了两遍:“猴子,猴子,从我这里,快看外面。”看着他不像是骗我们的样子,我赶紧站起身,抄起放在简易窝棚里的相机,冲出了营地。“咔咔,咔咔……”几乎是在我看到树上的猴子并举起相机的同时,它们也发现了我,一只站在树枝上的大公猴发出急促的报警声,周围树枝上一阵剧烈的树枝晃动,不知多少只猴子迅速地往低处的树林转移。而我则只专注地对着这只放哨的大公猴,按下手中相机的快门。等这只大公猴稍微适应了我的存在,营地里的另一位摄影师董磊也开始拍摄了,我保持着拍摄的姿势,用相机挡着脸,开始移动寻找更好的拍摄位置。因为据多次见到这种金丝猴的护林员讲,这种猴子对于人脸特别敏感,看到了会迅速逃走。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们在营地周围守候拍摄着这个大约三四十只的猴群,但是再也没有找到比刚开始更好的近距离的拍摄机会。临近中午,猴群发出平稳的“呜呜……”的相互交流的声音后,开始在树顶休息,再无声响,浓密的遮挡让我们只能停止拍摄。即便如此,作为自然摄影师,能够成为首批拍摄怒江金丝猴的人,见到并拍摄到它们,已经足以让我们兴奋不已,毕竟这是国内首批专业的怒江金丝猴野外清晰影像资料。2013年10月29日上午10点35分28秒,这是我拍摄到第一张金丝猴图片的时间。现在回看这些可爱精灵的图片,心里依然激动不已。其实,在拍摄到它们的几分钟前,我们无论从体力还是心理,都已经准备放弃此次拍摄。摄影/彭建生高黎贡山怒江金丝猴的清晰影像在这里诞生这个金丝猴新种已知分布于缅甸的克钦邦以及云南怒江畔的高黎贡山。根据相关的调查研究,分布在中国境内的怒江金丝猴可能有10群,它们主要活动范围在海拔2600米至3100米,总数量在490只至620只之间。不久前,这个灵长类新成员的首批野外影像终于被清晰地拍摄到。在怒江金丝猴的栖息地,摄影师还拍摄到难得一见的楔尾绿鸠。放弃还是坚持?当我们听到新物种的消息我是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所(IBE)的一员。2013年10月28日下午5点多钟,在怒江州福贡县吃晚饭的时候,我收到消息,片马保护站的护林员发现了金丝猴踪迹。当时,我们影像生物多样性调查所与云南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合作的怒江州调查行将结束,十多天的调查,大家已经比较疲劳。而且当天为了拍摄独龙江的野生羚牛,爬了数个小时的陡山,摄影师彭建生因过度劳累,腿部肌肉抽筋。然而对于这种最新被发现的金丝猴,绝对不能错过如此的大好机会。我们曾经在山上守候了数日,但是对它们仅仅是惊鸿一瞥,尚未看清真颜。经过商议,我和此次调查队的队长摄影师董磊以及怒江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泸水管理局的办公室主任王斌,在草草吃过晚饭后,晚上8点30分从福贡驱车赶赴片马,第二天凌晨3点24分,我们到达片马保护站,与等候我们的护林员直接上山。似乎是为了特意增加我们的难度,一路上大雨不期而至,雨雾弥漫,道路湿滑,让本来困苦不堪的我们更加艰难。凌晨7点23分,我们终于抵达保护区的野外考察营地。但是林子里却没有任何动静,难道猴子又一次放了我们鸽子,让我们白跑一趟?商议之后,我们一行人分成三队,在此前护林员发现金丝猴的附近搜寻,并用步话机保持联系。此时,尚未爬过高黎贡山山间的太阳已经将云雾驱散,但气温却越来越低,到了10点15分,已经过了猴子清晨的活跃期,寒冷、潮湿和疲惫,让我们不得不放弃寻找,回到营地生火取暖。连夜开车、爬山的王斌索性和衣躺下补觉休息了。不料,篝火燃起的烟气和我们并没有刻意压低的声音—这些之前都曾经是寻找金丝猴需要规避的大忌,然而这些忌讳都没有妨碍猴子的到来。或许它们真的是被我们的努力所感动吧。在缅甸,发现世界上的第五种金丝猴对于像我们这样的自然摄影师来讲,拍摄到新发现物种的图片,是十分值得期待的事情,付出再大的努力都值得。其实对于怒江州林业局和高黎贡山保护区怒江管理局来说,对于这种金丝猴的野外影像和调查数据的期待,其心情更加迫切。这种迫切,既有对这个新发现物种的欣喜、好奇和热爱,也有来自国内外行业内的关注和质疑。最多的质疑是:为什么不是中国首先发现这个金丝猴新种?2010年初,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的科研人员在缅甸克钦邦东北部进行灵长类动物调查时,收集到一具完整的仰鼻猴尸体标本。经比较,科研人员兴奋地判断,这种仰鼻猴不同于任何已知灵长类。2010年10月26日,世界灵长类动物研究的权威刊物——《美国灵长类学报》发表了这一成果,为了纪念阿克思基金会(ARCUS基金会,致力于世界野生猿类研究)的创始人乔恩·斯瑞克(JonStryker),并感谢他对缅甸灵长类调查项目的支持,将新种拉丁名定为RhinopithecusStrykeri,成为继川金丝猴、滇金丝猴、黔金丝猴、越南金丝猴之后,世界上发现的第五种金丝猴。这一重大发现给沉寂多年的灵长类研究学界投下一枚重磅炸弹。“在21世纪,在人口密度和人类活动这么密集的地方,还能够发现灵长类新种,简直有些不可思议。”FFI中国项目主任、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灵长类专家组成员张颖溢对这个新发现也极为振奋:“其实事后,通过在缅甸和中国境内一系列的调研,我们发现当地社区的百姓其实早就知道这种猴子的存在,只是这件事一直没有进入动物学界的视野,学者没有对它们进行过科学描述。”中国西南山地金丝猴的分布中心怒江金丝猴是中国境内分布的第四种金丝猴,也是目前世界上记录到的第五种金丝猴。这5种金丝猴全部分布在亚洲,中国境内的4种则悉数分布在西南地区。据推测,金丝猴的祖先起源于秦岭—横断山区,猴群的分化大约发生在2万—3万年前。根据5种金丝猴的DNA测序比较,怒江金丝猴的基因序列与滇金丝猴相似度最高,达到96.7%;从地理分布上推断,这两种金丝猴的亲缘关系也相对更为紧密。其实在此前,国内就有学者曾大胆断言,在怒江一定能发现至少一到两种灵长类动物新种群。他就是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部首席科学家、中国灵长类专家组组长龙勇诚。因为从上个世纪末期,在走访农户和田野调查中,不少老百姓曾向他和调研人员反映,目睹过一种全身毛发黝黑、鼻孔朝天、攀爬如飞的猴子。它在当地傈僳语中称为猕阿(míā),意为鼻孔朝天的猴子,因为全身体毛呈黑色,一些群众又把它称为“黑猴子”。经过缜密的调研和科学分析,龙勇诚推断,这种猴子很可能分布在云南与缅甸接壤的部分山区,尤其是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但是究竟能不能发现新的种群呢?此前,学界早已认定中国只有24种灵长类动物的存在,在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知的分布就有11种。更何况随着科技的发展,在过去的一百年间,人类对野生动物的观测和认识早已超过以往百年、千年。大自然,还会让我们见证奇迹吗?奇迹总是出人意料,未被发现的金丝猴果然存在。绘图/张瑜怒江也有新发现的金丝猴作为科研人员和保护人员,错过了首次发现这一新种的机会,无论是龙勇诚、怒江州林业局还是高黎贡山保护区怒江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心里都有些难受。龙勇诚说:“新种金丝猴的发现地点离怒江那么近,直线距离不超过50公里!两边的自然生境也相差无几,而且也有很多走访的信息,所以中国境内存在该种群的可能性非常之高。”他的想法得到了怒江州林业局的认同和支持。于是一场寻找新种金丝猴的科考活动在怒江州展开了。怒江州林业局、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怒江管理局自南向北跨越怒江州的泸水、福贡和贡山三县,直到西藏察隅县的松塔村,加大了对这一新物种的寻找力度,开始大规模的社区访谈和野外搜寻工作。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存在新种金丝猴的确凿证据。天道酬勤,长期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很快,峰回路转,喜讯传来。2011年10月16日清晨,片马管理站的护林员六普在保护区内巡逻时,意外地拍到一种全身黑毛的灵长类动物。龙勇诚一看到照片,马上认出这就是刚在缅甸发现的金丝猴新种,他迅速将这一消息和六普拍摄的图片发给了世界灵长类专家组组长米特迈尔先生。10月28日,米特迈尔先生也给予肯定答复,六普所拍摄的金丝猴照片,正是科考队员们苦苦追寻的新种金丝猴,这是人类首次直接拍摄到的该物种的野外生存照片。此前缅甸方面也仅仅是通过红外相机拍摄到这种金丝猴的野外图片。龙勇诚很激动地说:“世界上从来没有过任何人拍到过这一金丝猴新种,这是怒江人的成果,怒江人的骄傲。”由于这一新物种在我国境内的首次发现地点位于云南省怒江州境内,再加上基于鼓励和调动当地保护的积极性的考虑,所以龙勇诚建议将其中文名定为“怒江金丝猴”。他说:“在中国境内,首先发现这种金丝猴是在怒江州,这是属于当地人的一种自豪,而且用这个名字,当地人也会有积极性,就像东北一直倡导保护东北虎一样。”2012年3月14日,经过半年多的艰苦搜寻,六普和他的同伴们又一次在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泸水片区片马辖区与怒江金丝猴相遇了,这一次他们拍摄到了金丝猴活动的影像,还采集到了粪便标本。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张亚平院士课题组和云南大学于黎研究员课题组对采集到的金丝猴粪便进行了DNA检测,并将它的DNA序列与已知的四种金丝猴进行了比对、分析,发现它与越南金丝猴相似度最低,为92.2%;与滇金丝猴相似度为96.7%;与在缅甸发现的金丝猴新物种相似度最高,达到98.2%,它们应是同一物种。这样的结果从分子水平上肯定了我国境内也生存着新种金丝猴,并确定了这种金丝猴作为世界第五种金丝猴的存在。此时,距离人类1912年发现世界第四种金丝猴——越南金丝猴正好100年。怒江金丝猴之后,中国是否还有金丝猴新种?在树梢,两只幼年怒江金丝猴好奇地看着摄影师,如同人类对于它们的好奇。其实在片马镇当地,村民早已知道这种猴子的存在,当地人称之为猕阿(míā)。可是对动物学界来说,怒江金丝猴却是才被发现不久的新物种,学术界对它们的行为、分布了解得还非常有限。不知是否还有第六种、第七种金丝猴,藏着中国西南的深山中,等待着人们去发现。摄影/左凌仁天上掉下来个猴妹妹在拍摄到怒江金丝猴的野外影像之后,我、董磊还有王斌都很高兴,甚至说有些自豪,毕竟我们算是国内少有的见到怒江金丝猴的人。但是当一只两岁大的怒江金丝猴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们都被惊呆了,没想到可以这么近距离地看到甚至是摸到它。见到这位美丽的金丝猴小姑娘时,是在怒江高黎贡山保护区姚家坪管理站。俏皮的鼻翼,泛白的面孔,黑黑的身体和长长的尾巴,与我们在野外见到的怒江金丝猴一般无二。头顶的毛发让它看起来很像整容后的迈克·杰克逊。站里的工作人员——40多岁的汉子王新文成了这位小姑娘的“奶爸”,专门负责照顾她的饮食起居。这只金丝猴,来自一位当地老百姓的救助。今年1月份的一天,泸水县卯照村的五月华在山上采药,下午四五点钟,他正打算下山时,突然发现一棵树下,有只黑猴冻得浑身发抖。他看它很可怜,就把它背回家了。因为他没时间照顾,就把它送到了妹妹王波妹家中。在妹妹的精心照料下,这只离群脱队的小猴不仅治好了病,还逐渐适应了人类家庭的生活。就这样一晃就过了8个多月。9月初的一天,王波妹的丈夫五二文到泸水县林业局办事,进门就看到一张和自己家里猴子一模一样的照片,上面写着珍稀物种“怒江金丝猴”,他回家以后立即和媳妇王波妹商量,最终忍痛决定将小猴子交给林业部门。9月21日,五二文全家把小猴子送到泸水县林业局。看到这只猴子时,林业局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泸水县林业局局长师花才说:“看到猴子的时候,我们高兴得都大叫,都跳起来了。因为从六普发现野外猴群的那天开始,我们一直派人跟踪、一直派人寻找。好像天上掉下来的那种感觉,我们大家都高兴死了。”这只小怒江金丝猴,也成了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只人类获得的怒江金丝猴活体样本,相关的灵长类研究者将进一步了解和观察它的行为和生态习性。